· 项目推介资源对接推介会
· 第十届中国创意策划年会
· 第一届中国麻将百万大奖赛活动正在筹备…
· 麻将竞赛百万大奖活动<招 商 手 册>
· 首届中国麻将百万大赛-自 律 宣 言
· 首届麻将百万大赛运动员须知
· 陈国庆主席和潘平安主席合影
· 陈国庆主席与国务院特派员刘吉部长夫妇…
· 上海创意产业协会会展会务专业委员会成…
· 让麻将成为奥运的新增项目
· 麻将的历史
· 麻将在海外的传播
· 潘平安院长与盛琦老先生亲切交流
· 决赛比赛场景
· 奖杯与证书
· 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
详细信息
麻将技巧汇总(四)
来源-亚洲中国麻将网 | 编辑-网络 | 发表时间-2009/5/30 | 浏览[5704]
      这里举几个时常遇到的例子:
      1、譬如:下家未曾打过万子,而你手中有三、五、六万三张,依常理而言,这张三万是无用的,然而下家所打的牌既然显示一种可能性——要吃万子,你便应少打万子。在这种时候,应该尽量打其它的牌,切不应该先试一张三万,因为你尚可不打三万,而打六万(倘若抓进一张四万或吃进一张四万),甚至两张都可不打(如抓进一万、三万时,可拆其他的搭子)。这种“扣留”是相当重要的,因为:(1)下家也许在搭子将齐的时候打一张六万,你就可钉一张六万,或他打一张九万,你也可打六万(至少限度较三万为稳,因为下家既多万子,难免没有边三万的搭子(或三万一对);(2)可挽救危险的局面——即拆其他的搭子而留三万(希望抓进一、二万成搭)。
      如有一、二、三、四万时亦相同,不应以为一万是大幺,可随便打,在此种情形下(即下家未打万子),一万十九恰是下家所要的牌。这种猜测,并不限于下家是在做一色;不做一色时,其可能性亦相仿。衍张(如三、五、六万中之三万)决不应该随便打。这是一般人所忽略的。注意了这一问题,才算做到了“只只打熟张”。
      2、譬如:下家老早就拆边七万的搭子,你便切忌打七万,因为这不是钉,而是送了。当然,在这种情形下,打四万也是不对的。又如下家老早就拆四、七万搭子,同时没有做一色的嫌疑,便应紧防他要吃一、四万。因为这类拆搭子的方法是最寻常的。
      3、譬如:下家没有打过筒子,而你手中仅存的七张牌是二万一对,六筒三张,四筒、七筒各一张,抓进一张三万,这时你应该打哪一张?这类情况是常有的。一般人认为,应该先打四筒,以为这样八筒上张可不吃亏;但我们以为可先打七筒。理由是:决无先打三万或二万之理,因此吃亏太多。自己有三张六筒,打七筒,下家可吃进的机会不多,而且就是吃进了,未必是一张甚合胃口的牌,而四筒必是下家所最合意的牌。打七筒似乎吃亏一张八筒的进张,甚至于九筒的进张。其实,留四筒可以有二三筒的进张而听张,利害方面相差无几。
      换言之,凡遇有自己一坎的时候,就应该先打近边的牌,而后再打人家可吃的机会较多的一张牌。
      这个例子,当然是在主要取守势的情况下出现的。牌的组合如此,十九你是应该取守势的。因为,最低限度你要再上一张才听张,而别人所处的情形也大致如此,所以总以守为宜。
      4、譬如:到最后七张时,摸进一张后你的牌有两对和两搭,这时应该打哪一张?
      已经说过:应先拆对,然后拆搭。问题在于拆哪一对呢?在这种情形下,拆对的宗旨应该是减少下家可吃的机会。即所拆的对子应该愈近边张愈好,这对牌附近的牌愈多见愈好。例如你有八、九万两对,应该打九万;或有三、四万两对,如一、二万多见,则打三万,五、六万多见,则打四万(如为二筒一对,三索一对,也同此理)。除了有特殊征象可以断定下家不需要某几张牌外,就应该计算下家吃进的可能性的多寡,来确定你打什么牌,务求下家缺少可吃的机会。麻将变化无穷,下家打一张中风,你有一对(甚至于有一坎),但可以不碰,而拆对以钉——在某种情形下,这样打牌未必是十分吃亏的。这类钉下家的办法,遇到下家有和大牌的可能时,颇可施行。
      总之,在情势上应该守势的时候,钉下家是要破釜沉舟的;在一般情势下,则应在可能的范围内钉下家;纯取攻势的时候,应先打尖张而留熟张钉下家是防守措施,但也应寓攻于守。而骗上家却正好相反。所谓“骗上家”,就是设法叫上家打你想吃或碰的牌。因为,每一个麻将入局者都有钉下家的想法,在这种情况下,为求迅速进张,就要采取对抗措施,也就是采用骗上家的技巧。骗上家是进攻措施,但上好的骗上家的办法是寓守于攻。骗上家有一个先决条件,即有需要迅速进张的搭子。倘若没有这个条件,就不必有骗上家的念头。
      为使读者容易明白起见,下面用例子加以解释。并在例后讲述骗上家的诀窍。
      例一:
      在牌竖起的时候,自己的牌已有五搭,甚至于内中有对有搭,只要有进张,便可和出,不必再兜搭了。这种情形当然是合乎取攻势的,你就应该先打与搭子相近的牌,例如:
      1、有中风一对,打发、白或坐风。这个办法有人认为不对,理由是:你打了“发”,人家也跟着打“发”,反将“中”留下来而不打。这个理由是相当合理的;但是,倘若你有中风一对,同时有发、白而不打,则人家也许亦有中、发、白三张孤张,你不打,他便决计不打;等你打了两张,他便以为无所谓了,跟着把留的一张打出——这是一种看法;或者人家有白板一对及一张中风,你打白板,他一碰后,便打中风——这也是一种很容易出现的可能性,如此说来,双方俱有理由。
      我们认为:有中风对而是否打发、白的问题,要视情况而定。倘若你已经连过一庄,当有中风对时,便应先打发、白,以引诱别人打中风,否则人家小心翼翼,便不大肯打。或者是刚和出过混一色的三番之后(不论是任何人和出的),倘若你有中风对,便应该打发或白,以为鼓励。一般人的心理,有中风一对,便不肯打发、白,以为我既有中风,发、白也恐怕会来的;也就是有了一番便想两番。
      一般人既有这种心理,你就应该有“骗”人家上当的办法。
      倘若同入局者的牌气多为不肯打中、发、白,而你自己有对时,便应设法骗他们打出来;需知道,一般的打麻将者都有“急则放”的毛病,在搭子舒齐的时候,已可听张的时候,便忍不住会将中、发、白打出来(因为他的发、白随着你打出了,牌便容易上张)。这类例子,在做庄的时候,曾连庄一次,有东风一对时,必应先打中、发、白,是经常可见的。
      2、索子的搭子多时应先打索子的孤张,这样会使人家有一个印象——“你不要索子”。所以,上家在熟张打完之后,便先打索子,从而落入你的圈套。筒、万亦相仿。
      需记牢这是在牌竖起的时候骗人家的方法和诀窍,随后你就应该采用下列的例子中提供的办法。
      例二:
      在牌的轮廓已形成时,你应该稍为蚀搭而打。所谓牌的轮廓已形成,是指一副牌的最后和出的方法已经决定了。例如一副平和,再一吃进便可听张的时候。或者是一副一色,搭子已齐的时候。所谓蚀搭,是指一种牌的组合是由三张以上的牌所组成的,打去一张,使进张的范围缩少。例如有五、六、六万,打六万当然少去两张六万的进张,然而为骗上家起见,完成平和的计划,不妨先打六万,而留一张毫无用处的孤张;因为这样可使上家打出六万旁边的牌,也许是一张四万或七万,因为你打六万时显然尚未听张,他便不必多留四、七万了。
      这种办法时常见效,尤其是牌的轮廓早已完成的时候。在做一色时,也很有效验。需记牢:为求多一二张进张,时常会把时机错过,造成听张太迟,或来不及和出了。
      例三:
      故意做出某种姿态,以造成上家的错觉。比如你明明只要万子,但上家打一张三筒。你却故意把手中的牌排一排,做出想吃进三筒的模样。
      这种做法是合法的,倘若不是虚虚实实,便决难引诱上家上当。我们以为,打牌时的神情做作不宜过分,最适宜的方法是动作镇静,上家打一张你要吃的牌时,不妨慢一些将牌吃进,以防人家碰去;因为你若一动又被人碰去,你需要的牌便被人家扣住了。
      例四:
      凡是边张搭子已成为上好的搭子时,切忌打幺、九。边张搭子在牌竖起的时候是最劣的搭子,但在打牌的过程中,有时却会变为最上乘的搭子。比如你有边七万的搭子,后来有人把六万一碰,那边七万便成了好搭,极容易进张,在这种情形下,倘若抓进一张六万(习惯上,一般的人多打九万),你应该打六万,而且要毫不迟疑地打。理由是六万为现熟张,更重要的是使上家认为,你必不要七万。
      有人也许要反对,因为留六万可使该搭变为嵌七万搭子,如有五万进张,则成四、七万搭子了。这种看法是迷信自摸,因为你先打九万,再换出八万时,人家不但不打七万,连四万亦视为禁牌了。
      上面已经举过不少的例子,骗上家,事实上,也是骗其他三家,在听张的时候更为明显。这一点是随时要想到的。
      然而最要紧的一点是:骗上家时要寓守于攻。换一句话说,不能只顾自己的进张,而忽略了其他三家的牌。倘若只求骗上家,而让人家比你先听张,这便是愚蠢的行为。所以,骗上家的实施是有限制的。读者不要因读了这一节,就不论在任何情形下,都以骗上家为策略,这样便未有不败的;因为,你自己时常蚀搭,而人家迅速上张,岂非自讨苦吃。
      要明白:骗上家是一种含有冒险性的行为,在实施之前一定要考虑到全副牌(指四家)的形势,是否是自己的牌居于攻势,尤其应该注意的是下家的牌是否散漫。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——那就是在听张的时候,抓进一张牌与所听之张有关,是否应该换一张打。对这个问题先初步解释一下:
      凡所抓进的牌并不能使听张的牌数增加或改善,可不必换,以愈打得快愈好。
      凡所改换的张子与打出的牌不相关连,比如本来听二、五万,换一张后改听一、四筒,则可视情形而更换。这些是简单的,困难的情形则如下列两例:
      1、本来听二、五筒,抓进一张七筒(或任何其他进张),可听二、五、八筒,是否应换一张四筒打出去?
      2、一副清一色,已两搭吃出,情况相当暴露,听嵌八筒,抓进一张六筒,应否改打九筒?或类似这一类的情形,如本来听五筒对碰,抓进一张六筒,应否改换等(这当然指情势严重者而言,别人不甚注意的牌,当然改换)。
      我们以为应付这种情形最妥当的办法是“未雨绸缪”。就是做到心中有数,将可能改动的那张牌预先放在手边,一抓进心中所料到的进张时,很自然地把手边的牌打出,使人家不起疑心。这样一来,可使进张完全不吃亏,而人家未必即对此牌的左右牌起疑,而下“戒严令”。
      倘若牌面的情形已经相当吃紧,那就以即打来牌为宜,情愿吃亏,而不愿使人家确定你所听之张;因为一经被人确定,是万无“生”理的。
上一个:麻将技巧汇总(五) 下一个:麻将技巧汇总(三)
亚洲中国麻将网 亚洲中国麻将交流中心 · 中国管理总部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9 asiamj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沪ICP备09041941号 网站建设:偶优科技
客服邮箱:asiamj@163.com  zgmjw@126.com  投诉邮箱:zgmjworg@163.com